• 1
  • 2

首页>>党建工作>>支部风采

我与党的十个故事之《我与党的故事》

2017-09-10 20:40:31 编辑: 研土壤学16级党支部 胡嗣佳

20世纪60年代,中国进入多事之秋,尚未完全摆脱国内三年困难时期的阴影,周边局势又激烈动荡起来:在美国的军事援助下,台湾蒋介石当局趁大陆出现经济困难局面,不断进行军事骚扰,企图反攻大陆;印度军队不断由中印边界东、西两侧侵入中国领土,进行无端挑衅;中苏关系破裂,苏联派重兵进驻中蒙边界地区,战略导弹直指中国;美国制造“北部湾事件”,对越南北方进行大规模轰炸,战火燃到了中国南部边界。

1964年,总参谋部提交了一份关于我国工业及国防的报告,报告指出,我国工业集中在东北、东南沿海的城市,目标集中,一旦战火重燃,极易受到打击。由这份报告开始,中央开了一场又一场的会议,评估战争威胁、评估国防安全、评估。中南海的紧张氛围,领导人焦虑的心情,会议上一双双握紧又松开的拳头,中国地图上一个一个被圈起来的城市,这些,当时还在东北各个工厂忙碌的工人统统不知情。

在吉林的一个钢铁厂,一个年轻的工人正站在冷却池前记录,车间主任突然前来叫他去办公室。办公室里还有几个和他差不多年纪的工人,他都面熟,还有一个不认识的人,坐在办公桌前。那天谈话的内容他已经不记得了,只记得一句口号和出办公室后满腔被点燃的激情,这句口号——“备战备荒为人民”在不久之后响彻在大西南、大西北的山间,那种燃烧在他胸中的激情也同样燃烧在数百万前去支援三线建设的职工、技术骨干、科研人员的胸中。

他的行李不多,一个箱子就装完了,他提着箱子,昂首走出单位宿舍,跳上了统一派来的卡车,又踏上了月台,坐上了开往四川的绿皮火车。他对月台上送别的人挥挥手,这一走是千里万里不回头,这一走是一生背井离乡愁。

“当时大家都年轻啊,雄心勃勃地,什么活都能干,什么苦都能吃。后来不是铁路修进厂了吗,当时哪有这条件,全是汽车拉,没有车就人去抗去挑。”

“备战备荒为人民,好人好马上三线。当时在我们那墙上写着,我现在都还记得。”

“我当时是厂里给排水专家嘛,就给选过来了,炼钢要冷却,那不得用水,先是教厂里的人,后来又写了本书,后来又去学校教学生。”

“我这个眼睛,就是当时晚上编书熬成的高度近视,所以你们现在看书,隔远点,光线要足。”

爷爷讲起年轻时的事情,语气很轻松,还不忘教育我。但是三线建设哪里是轻松的事情。

当时为了满足隐蔽的要求,三线建设的工厂全部设在山区里,不仅生产资料缺乏,全是汽车几百里几百里拉回来,生活用品也不能保障。然而所有的艰辛都被建设祖国的热情淹没。

“厂里喇叭天天放‘东风吹、战鼓擂’,‘毛主席指示’,大家都很有激情啊,现在想想当时真的苦啊,还要吃忆苦思甜饭,每个人就一个窝头,一碗菜汤,但是当时不觉得啊,大家都一样就不苦了。”

爷爷还有件事没说,我也没敢问,也是关于他的眼睛,两只眼睛,一只是高度近视,而另外一只是装的假眼。小时候问了大人好几次,每次的答案都不一样,有说是年轻的时候和别人打架,有说是厂里炼钢的火星子溅的,有说是文革批斗时被打的。爷爷家以前在佳木斯有挺大一片地,后来日本人侵略东三省时就没了。

“我现在就想趁身体还行,多回去几次。”

虽然这么说,但爷爷从二十多岁踏上了四川这片陌生的土地开始,直到2008年才又一次回到了他曾多次和我们提到的黑土地。当时那个村里还有爷爷家以前的老屋,砖砌的,仍然可以住人,但现在,老屋已经在两年前被推了,村里爷爷最后一个能认的亲戚也搬走和子女一起住。也许,这辈子就那么一次了。

“有什么好抱怨的,现在这些不都是共产党给的吗,当年日本鬼子进村的时候,粮食全都要收走!”

爷爷一边扞着饺子皮一边说。


© 2014 四川农业大学 资源学院
   知行网络设计 · 制作 
学院常用联系方式
行政办公室 地点:1-607 电话:028-86290986 028-86290983
党委办公室 地点:1-617 电话:028-86293010 028-86291701